朱天红:“百变民警”成了村民的“贴心人”

2022-04-07 22:19 来源: 江夏报
调整字体

  江夏报讯(通讯员 李鹏程)湖泗街均堡村,翻过左边的山可以到大冶,翻过右边的山就到了咸宁,是名副其实的武汉南大门。湖泗派出所民警朱天红是名警校毕业生,扎根湖泗派出所已6年多。走在村里,朱天红总是带着笑脸,村里人夸赞他为民分忧,家里有大小事,都愿意跟他分享。

  细致服务偏远村湾

  村民拿他当自家人

  “你工作辛苦,要多注意休息呀。”3月25日,朱天红日常巡逻至均堡村67号时,79岁的留守老人许奶奶紧紧握着他的手,像关心自己的大孙子一般嘘寒问暖。

  一次在村里开展矛盾纠纷排查时,朱天红了解到许奶奶因中风需靠轮椅出行,老伴80多岁了,患有老年痴呆,生活非常不便。此后,朱天红时常来看望,陪老人聊天,了解困难和需求。“她就像自己的奶奶一样亲切。”聊了一会儿,朱天红掏出两百元现金塞给许奶奶,让她买点想吃的东西。

  “多亏你的鼓励,我屋家栋现在学习不错。”巡逻至村部时,朱天红碰到骑着摩托车迎面而来的村民刘昌龙。他的孙子刘家栋今年6岁,是一名留守儿童,随爷爷生活。在去年的一次反电诈宣传中,朱天红了解到小家栋的情况后,便经常上门关心。今年除夕夜,朱天红拿着画笔和儿童绘本来到他家,收到礼物后的家栋开心地告诉朱天红,以后也想当一名警察。一颗警察梦的种子,在孩子心中悄然种下,这让朱天红很有成就感。

  用心守护乡村平安

  手机号成了村民求助热线

  朱天红的警察生涯始于铁路。2011年从警官学院毕业后,他考上了西安铁路公安。3年的铁路民警生涯,使他从一名青涩的警校毕业生迅速成长为合格的公安民警。2014年,他又考到江夏公安分局,随后来到湖泗派出所工作。

  朱天红记得很清楚,那是2015年5月1日,早上从纸坊城区出发,经过一个半小时车程才到湖泗派出所。“落差肯定会有,但是既来之则安之。”他迅速调整状态,适应新的工作环境。很快,这个年轻的“外乡人”开始被本地人接受,他的电话号码也被村民存为常用联系人。

  2019年8月的一天凌晨,朱天红刚脱下警服准备休息,电话突然响起,“朱警官,我胃疼得受不了,快帮帮我!”朱天红知道何爹爹患胃癌晚期,儿女均不在身边。挂掉电话,他开着警车迅速将爹爹送到湖泗卫生院进行止疼处理,随后又拨打120救护车,并垫付了300元车费。第二天,何爹爹的女儿专程来到湖泗派出所表示感谢。

  身兼多职守护乡邻

  帮流浪老人找到回家路

  由于警力有限,朱天红身上肩负了更多责任,有了多重身份:社区民警、刑侦民警、户籍民警、内勤民警、交通“协警”、消防“协警”……“老百姓需要什么,我们就是什么样的警察。”湖泗派出所所长马志强夸赞朱天红是“百变民警”。

  让朱天红触动最深的一件事是,在去年初一次入户走访中,发现了一名在湖泗流浪长达30多年的七旬安徽籍老人。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想办法帮老人找到亲人,解决困扰他多年的“黑户”问题。他隔三差五去看望老人。了解到老人有一个叫蒋军(化名)的弟弟,最后通过多方辗转联系,最终与其安徽六安的家人取得联系,与街道干部一起将老人送回了安徽老家。之后,朱天红又多次与当地警方联系,协助解决了老人的户口问题,还帮助老人办理了低保。

  前不久,老人专程给朱天红打来感谢电话,“虽然相隔400多公里,我还是感受到了老人挺开心。”朱天红说,那一刻,他觉得所有的努力没有白费,人民警察的成就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

  巧解乡村“疙瘩事”

  村民心中“和事佬”

  作为偏远农村地区派出所,七成以上的案件来自居民间矛盾纠纷。“这就需要我们民警要具有与老百姓打交道的本领。”刚到湖泗时,朱天红听不懂当地方言,每次出警都要带一名老辅警。“因为语言问题,工作经常遇到阻碍。”所长马志强回忆道。后来,他用心学习,很快就能够听懂方言。每次办案前,他都虚心向老民警请教。

  今年2月23日,科农一队两户村民因土地问题而不和。两家各执一词,互不相让,村委会多次调解均未果。朱天红采取各个击破的方法,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劝说,双方终于同意到现场把有争议的土地重新测量划分。朱天红果断与村书记商量,组织双方到现场,他亲自担任测量员,将界限划好,双方签订了协议,至此长达二十多年的房屋地界纠纷彻底解决。

  “村里很多事,他都能够帮忙协调解决。”在均堡村支书刘明军眼里,朱天红是个不折不扣的“和事佬”。

扫二维码上长江网移动端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