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江夏区 > 旅游

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

江夏区东部五里界“界豆”的盛衰史

2018-07-26 11:12 来源: 江夏报
调整字体

  江夏报讯(通讯员 王名主 何意成 记者 涂染)五里界,位于江夏区东部,北接东湖开发区,南连梁子湖。清末时,这里地处原武昌县东乡所辖的上恩里、夹山里、来苏里、龙泉里、黄鹤里(古代五家为邻,五邻为里)交界处,故而得名。早在400多年前,这里出产一种黄豆,颗粒饱满,皮薄肉嫩,蛋白质与各种微量元素含量高,因地得名为“界豆”。

  界豆生产种植过程中,有一段盛衰史。据香港大英博物馆记载,界豆有400多年种植历史,在清代已远销东南亚各国香港地区及欧洲。新中国成立后,湖北省出口黄豆大部分均源于武昌界豆品牌。当时流传甚广的“家家种黄豆,户户打豆腐”的俗语,一语道出了五里界早年豆产业的真实写照。然而随后一段时期,由于抓粮食作物,一味追求粮食的产量,忽视了经济作物,放弃了界豆的种植,把种黄豆的旱田改为水田,造成黄豆的严重减产。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五里界把恢复界豆生产作为工作中的重点,掀起了种植界豆的高潮。界豆在鼎盛时期,其种植面积达3.7万亩。那些年,原武昌县年出口界豆在800--1000吨,出口创汇居全县第二。2002年,当时的五里界政府为了缅怀1958年周总理视察五里界的嘱咐,高举周总理题词“祝你们成功”的旗帜,决定再创界豆辉煌,振兴界豆雄风,成片种植了万亩界豆基地。之后的很多年,由于缺乏有组织的选育和提纯复壮工作,再加上界豆产量较低、市场挤压等原因,致使界豆产量和品质不断下降,近年来种植面积已萎缩到不足1000亩,已到濒临绝种境地。

  2014年12月,五里界界豆经过国家农业部评审,获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证书。为保护江夏这一知名品牌,2015年6月,区老年科协组织5名老科技工作者,从五里界街黄豆种植面积中挑选80亩种子地,选出1100株接近界豆属性的植株,其结果令人触目惊心。老科技工作者们遂提出抢救性保护措施,由区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协同区老年科协在地处五里界的武汉隆福康公司实验基地种植了20亩界豆,开展界豆品种“提纯复壮”实验项目。目的是挖掘、抢救、保护“界豆”品牌,提高“界豆”品质,打造“界豆”品牌文化。

  “界豆是五里界的传统特色产业,具有悠久历史和浓郁的文化底蕴。作为一个传统品种,天然拥有非转基因、绿色有机食品等标签,非常符合现代人们对于优质食材的期望。现在当务之急是,要通过提纯复壮技术,挖掘、抢救频临绝种的界豆品种,开发相关界豆产品,进一步提升界豆的品牌价值。”区农业技术推广中心负责人、界豆品种“提纯复壮”项目责任人刘启明对记者说。

  18日上午,记者一行在刘启明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五里界唐涂村的界豆“提纯复壮”实验基地。实验项目牵头人、原江夏区科协主席、82岁的高级农艺师董媛英老人,已头顶烈日守候在基地。

  老人家从2015年7月开始,为界豆“提纯复壮”实验项目团队作技术指导,如今已4个年头。老人介绍,实施界豆提纯复壮技术,主要是采取“三圃制”提纯复壮法,由原种单株在第一年选择圃中选择单株,第二年在株行圃中选择行圃,第三年选优系圃,采取原种圃,实行混合繁殖,并采取原种比较试验,得出高质量界豆原种,整个过程十分辛苦繁杂。在晒种场地,近两百个捆扎好的透明纱袋内,装着刚收割下来的一批界豆,每个袋内都有一个塑料牌注明其株系。老人和工作人员边翻着一个个袋身,边查看豆子爆壳情况。“这一颗颗豆种都来之不易,太珍贵了,一颗也不能浪费呀。”老人叮嘱着。

  据介绍,现有的界豆为两个品种,分别是六月爆和乌菜青,产量都很低,亩产只有100多斤,从京山等地引种的非转基因黄豆品种,亩产至少200斤以上,而两者的收购价格却相差无几。一亩地只产出300元,产量高一点也不到500元,高档的黄豆只卖“白菜价”,这样的效益产出,低得让豆农伤心。

  “很多豆农也知道,界豆品质很好,名声在外。但现在的价格没有拉开,种植界豆的积极性肯定高不起来。”刘启明说,等界豆原种稳定下来后,就要着手进行界豆相关产品的研发,可以由政府部门牵头,采取市场运作,推介有实力的界豆加工企业,共同打造界豆产销链,进行规模种植,并利用网上商务等新平台,将界豆产品重新打造为知名湖北品牌。此外,界豆原产地两处,五里界方家咀村和东湖街村,目前方家咀村已划入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托管,只剩东湖街村。界豆原产地保护十分重要,应引起政府部门高度重视,尽快划定原产地,确保保留不丢失。

  责编:吴吟溪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