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沙羡的来龙去脉

2015-09-25 16:55 来源: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纸坊城区有一条以古县名命名的街道沙羡街,地处世纪广场南端,东西联接江夏大道与文华路。公交车报站名时,报的是沙xiàn街,江夏大道南北两端的指示牌上,汉语拼音标注的也是沙xiàn街,而这条街道东西两端的指示牌上,拼音标注的却是沙yí街。究竟谁对谁错呢?

  据《中国历史地图集》载,东周显王十九年(公元前350年),楚人在涂口(金口)筑沙羡(yí)堡。为什么在此筑堡呢?话说自周平王为避犬戎(犬戎即畎戎,亦称畎夷,为殷周西边的劲敌,曾攻杀周幽王),把周朝都城从镐京迁到洛邑后,中国的历史便进入了春秋战国时期,以此为界限,称前一时期为西周,而后一时期为东周。从周平王至周显王,历二十余代四百余年。其间,诸侯们“强凌弱,众暴寡”,互相吞并,战火此伏彼起,连续不断。而涂口临天堑长江,筑堡而扼长江天险,是其必然的选择。堡,多指军事上防守用的建筑,也指有围墙的村镇。此堡为何取名沙羡(yí)堡呢?沙,细碎的土石粒,引申为含沙质的水中滩或水旁地,古人亦称水中可田者为沙。苏轼诗云:“云霾浪打人迹绝,时有沙户祈春蚕。”这正是古涂口的地理特征。羡,还有一个读音yàn,通埏,含墓道和隧道之意。《史记·卫康叔世家》:“共伯入釐侯羡自杀,卫人因葬之釐侯旁”,羡指墓道;刘徽注云:“羡除,实隧道也。其所穿地,上平下邪,似两鳖臑夹一壍渚,即羡除之形”。从今日金口的地形地貌看,似乎仍有“两鳖臑夹一壍渚”的影子。壍,古同堑;渚,《辞海》注:水中的小块陆地,“水边亦曰渚”,这都符合金口的自然环境,且四周多古墓。如此看来,两千多年前,古人在此筑堡并取名沙羡(yí)堡就不足为奇了。

  沙羡堡建成后,历经百余年的沧桑演变,至西汉时,这里已成为一方军事和政治中心,成为长江边上的一座繁华市镇。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年),朝廷在涂口设县治时,取名沙羡县,可算是顺应潮流。《辞海》注云:“沙羡,古县名,西汉置,治今湖北武昌西金口”。沙羡县是江夏区历史上第一个正式行政区划名称,隶属江夏郡,据称当时的县域范围南至咸宁,北抵河南,面积宽广。三国吴黄龙元年(公元229年),孙奂曾封沙羡侯,后降魏,吴“省沙羡县”,长达五十一年。西晋太康元年(公元280年)复置沙羡县,改治夏口(今武昌),仍属江夏郡。

  东晋咸和二年(公元327年),河南颍州汝南郡人为避石勒之乱,“侨治汝南郡於沙羡”。石勒,上党武乡羯族人,为匈奴别部羌渠后裔,二十岁时,被并州刺史司马腾俘虏,卖给师欢做奴隶。他身体强壮,雄健威武而爱好骑射,善相马,主动投靠牧率魏郡人汲桑,经常率众劫掠物资送给汲桑,汲桑便为其取名石勒。汲桑战败后,石勒归附刘渊,被封为辅汉将军、平晋王。晋成帝咸和五年(公元330年),石勒自称赵王,随后称帝,改元建平,是为后赵政权。石勒之乱始于咸和二年,止于永和八年(公元352年)石闵被杀,长达二十五年之久。而汝南郡侨治沙羡县的时间更长,直至晋太元三年(公元378年),沙羡县改称汝南县而止。沙羡县自汉高祖六年至晋太元三年,除去被“省”的五十一年,实际延续五百二十八年,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也一直是江夏郡的属县,直至隋开皇元年(公元581年)撤郡而称江夏县为此。

  了解了这段历史,沙羡街的羡字,到底是读yí还是读xiàn,已是一目了然。一条街道用古称命名,是一种文化;一个人读音错误,只说明这个人没有文化。而城市的公共交通汽车上用标准的普通话报站也居然读音错误,不仅贻笑大方,还会给祖宗蒙羞,岂是小事乎?

责编:汤洁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