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子湖畔新生活

2020-11-09 14:51 来源: 江夏报
调整字体

  金秋时节,螃蟹正肥。罗红军、范金荣俩正熟练地给螃蟹绑腿,8只或10只一份,用泡沫箱加冰打包,通过物流发往北京、上海等地。

  “湖里早就不让捕捞了,这些水产都是从养殖户那里批发来的,味道并不比野生的差。”范金荣笑着说,现在一天至少可以卖200斤螃蟹,供不应求。

  在波光粼粼的梁子湖畔,退捕上岸的渔民罗红军转型了,一家人迎来了新生活。

  变 化

  罗红军是梁子湖风景区新华村人,15岁就开始跟着父亲打鱼。“冬天的时候,网一收起来就结冰了,手经常被丝网割破,鲜血直流。”回忆起过去在湖上艰辛的捕鱼生活,他皱起眉头说道。

  原来,维系他们一家生计的是一条长8米左右的木船。每次下湖,至少要两个人,一个开船,一个放渔网。晚上下网后,一大早就得去湖里起网、理网,将渔获物装到篓子里,再步行1个多小时,挑到10多公里外的集镇上去卖。“要是运气不好没有遇到鱼贩,等太阳出来温度升高,鱼臭了就白忙活了。”

  梁子湖里有淡水鱼70余种,出产武昌鱼、胭脂鱼、大闸蟹等特色水产品。早在上世纪80年代,梁子湖就开始实行季节性禁捕,从每年4月25日到9月25日让大湖休养生息。本世纪以来,受过度捕捞、水域污染等因素影响,水环境日趋恶化,野生鱼类资源逐年下降。

  一直靠捕鱼为生的罗红军,近些年来,明显地感觉到梁子湖的变化:“湖水越来越脏,鱼也越捕越少、越捕越小。”

  上 岸

  “以前每年开湖每天最少能捕1500公斤,但近些年一天能收获100多公斤就不错了。”罗红军说,他时常跟渔民们聊起,再这么无节制地捕下去,梁子湖以后会不会没有鱼了?

  2018年4月25日起,作为长江流域率先禁捕的332个水生生物保护区之一,梁子湖江夏区域开始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这一次,罗红军和千余户梁子湖渔民真正到了“洗脚上岸”的时候。

  在湖上风吹日晒了30年,除了捕鱼不会别的手艺,突然听说梁子湖要全年禁捕了,罗红军和妻子一时都有点慌。村干部三天两头上门讲政策、做工作,罗红军终于同意,并带头退捕。去年12月,罗红军家的渔船被正式征收拆解,他和村里的42户建档立卡的退捕渔民都领到了补偿款。

  夫妻俩看到周边的赏花游、休闲度假游发展得很红火,决定在湖边开一家农家乐。2018年5月1日,农家乐正式开张。他们用这些年捕鱼攒下的钱,把家里的老屋改造装修了一番,在二楼新建了可以容纳20多桌的就餐大厅,透过窗户就可以欣赏到风光秀丽的湖景。

  新 路

  “不能捕鱼了,咱就养鸡。”罗红军一口气养了100多只土鸡,同时专心做好农家菜。“我们做鱼的厨艺过硬,现在不能吃野生鱼了,但从市场上买回来的鱼用梁子湖水来做,味道不比野生鱼差。”

  他店里推出的干锅土鸡、莲藕汤、红烧武昌鱼、豆腐丸子等特色美食,由于食材新鲜,加上有地道的农家味儿,一传十,十传百,餐馆的生意越来越好。

  光做餐饮还不够,夫妻俩又卖起了大闸蟹等水产,以及腊鸡腊鱼腊肉等土特产。今年国庆中秋期间,夫妻俩每天凌晨3点半就得起床忙活,常常要到深夜11点多才能吃上一口热饭。“旅游旺季的时候,每天都是这个状态,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能赚几千块。”范金荣笑着说。

  在淡季的时候,他们还参加村里组织的技能提升班,进一步学习厨艺和经营。就这样忙一阵、歇一阵,一年下来,两口子也能有10多万元的收入。

  在他们的带动下,村里又有5户渔民开起了农家乐。每当日落时分,炊烟袅袅,不见了渔歌唱晚,却在湖畔奏响了上岸渔民幸福生活的交响乐。

  责编:吴吟溪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