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江夏区 > 文化

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

儿子的年假

2019-02-21 12:42 来源: 江夏报
调整字体

  ◇ 谭谦

  过年了,在外工作一年的儿子终于回家了。我和他妈除了前两天心里是欢喜的,从第三天就开始嫌弃他了。他还是和从前一样,爱睡懒觉、爱玩手机、不吃青菜、不收拾房间,饭熟了不叫他不吃,有时候叫了也不吃,要点外卖,你说可恨不?

  网上说离家的游子最思念的就是家乡的味道,可儿子却对我们精心准备的腊鱼、腊肉、丸子等年味不屑一顾。之前在电话里说多么想爸妈、想念家,看来都是假话。

  更让我烦的是,人家过年带女朋友,他却带只猫回来。我平生最讨厌养猫,讨厌它们肆无忌惮地在桌上、床上到处窜,脏死了。他可倒好,每天搂着猫睡觉,搞得家里到处都是猫毛。甚至还一再叮嘱我们说话小点儿声音,他的猫胆子小,怕生,可别吓着了。对于他的宠猫行为我十分气愤,他妈却劝我说:“他爱猫,说明他是个有爱心的孩子。”看着他不修边幅的邋遢样,却细心地用湿纸巾为猫咪擦眼屎,我只好悻悻作罢。

  大年初五的下午,赖了一上午床的儿子终于起来了,在卫生间磨蹭了半个多小时。别以为只有女孩喜欢梳妆打扮,男孩子也一样,以前看他在卫生间搞半天不开门,我们总要唠叨几句:“男孩子,搞简单点。”自从他工作后,我们懒得说了,他每每出门在镜子前照了又照的习惯是怎么也改不掉了。我们也只能恨恨地冲他背影丢一句:“驴屎蛋子外面光。”

  “妈!今天朋友过生日,我不在家吃晚饭。”其实是他表弟的女朋友过生日。他也不嫌寒碜,乐颠颠地帮着表弟跑前忙后,一直到晚上11点多钟才回来。一般情况下,他会悄悄上楼的,但这次却把我们都叫醒了:“爸、妈!我刚才在巷子里捡到一部手机。”我和他妈赶紧起来看,这是一部七、八成新的手机,电量还挺足,上面显示有8个未接电话,但因为设了密码无法联系失主。

  凌晨一点多时,我们正睡得迷迷糊糊,儿子突然匆匆跑下楼:“失主来电话了。”说着一头钻进夜幕中。

  人家会不会讹他?说他是偷的?哎呀,刚才应该跟他一起去的。

  提心吊胆地等了约摸十几分钟,儿子终于回来了。“还了?”“还啦。”“人家没讹你?”“怎么会!”“没谢你?”“谢啦。”“咋谢的?没给点感谢费?”“哎呀爸,你咋这样!”他嘻嘻笑着一把抱住我。

  臭小子,讨厌是讨厌了点,但关键时刻倒还是条汉子。

 

  初八,是儿子返程的日子,他收拾好行装,举着怀里的猫爪跟我们再见,我突然眼眶一热。他妈说:“你爸就是这样,嫌弃你几天,却会想念你一年。”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