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江夏区 > 文化

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

门纳千福万户春

2019-02-22 16:36 来源: 江夏报
调整字体

  ◇ 游志斌

  去年年底,我乔迁新居,按照广东的习俗,要在新房子里守旧岁迎新春。一向明事理的父亲早早便电话告知我们,今年就不要舟车劳顿回安山老家了,他来广东陪我们过年。

  父亲是个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的人,不仅对子女如此,对乡邻也是这样,在十里八乡都颇有威望。东家有林地纠纷,西家有家庭不和,都是请父亲去评理“断案”,解决纠纷。父亲的这种性格在给他带来无数尊重的同时,也让日渐年迈的他常常被动地陷入危险。尤其是2017年的第一次轻微中风,事发前一天晚上,他已身感不适,双手不停抖动,以为是小毛病,忍忍就好。谁知第二天早上,病情加重,下肢不听使唤,蹲下去起不了身。好在继母及时察觉出异样,打开了卫生间的门,发现父亲不停抽搐,慌忙叫上邻居帮忙将他送到医院,住院治疗了近两个月才略有好转。

  那次中风后,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今年春节前再次发病,他瞒着我们独自去市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其实每次发病前都有征兆,但父亲从不吭声,总怕我们担心,怕给大家添麻烦,以为忍忍就好,还嘱咐老伴不要告诉任何人。

  腊月二十九那天,按照先前与父亲的约定,我再次叮嘱他要记得大年初二来广东跟我们一起过春节,并告知票已买好。因为刚出院不久,父亲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长途颠簸,又不愿道出实情,怕我们担心,便推说家里有事,春节有许多亲戚要拜年,不能去广东了。我便打电话给继母,希望她做父亲的思想工作。老人家忍不住告诉了我父亲再次轻度中风住院的事情。

  我心急火燎,想方设法抢到了一张大年初三的高铁票,回到安山老家。近三个月未见,我发现父亲更加苍老、消瘦了。看着强打精神的老父亲,深深的负疚感弥漫我心头。回想当年那个曾左肩膀挑着一百斤粮食,还将我扛在右肩膀上的男人,想起那个因我捣蛋,拿着长长竹条追我满村跑三圈的男人,如今竟已经衰老成这样,我顿时鼻子发酸。儿时,总觉得父亲是那么刚强、坚毅,他伟岸的身躯能扛住所有的挫折、打击与苦难。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渐渐长大成人,离家、求学、工作、结婚、生子,离父亲越来越远。而父亲,就在我们目光的不经意间,渐渐老去。

  坐在老屋门口,陪父亲聊些家长里短,我不时回过头去看客厅里挂有母亲遗像的那面墙,忽然发现,今年墙上和老屋大门上的对联居然都是封笔多年的父亲写的。我想,父亲在写大门右联“门纳千福万户春”时一定是怀着美好祈愿的吧。

  千福万福,对于我们而言,家人的健康快乐才是最大的幸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