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江夏区 > 文化

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

我的暑假

2019-06-27 15:43 来源: 江夏报
调整字体

  ◇ 梅晓华

  记忆里,暑假一到,就意味着农村又到了双抢季,这是农村最热闹的时候,作为七零后,我的暑假总是和双抢联系在一起。

  天刚蒙蒙亮,清晨的凉意让我们睡得正香,父亲却像是一直在等着这个时辰,每天叫早比闹钟还准!“起来起来,快跟我趁凉去湖里把稻子割了。”

  父亲说的湖里,叫七里湖,我家分的田紧靠一口塘堰,里面长满野荷。在开始割谷前,哥哥和姐姐忙做准备,他们把野荷叶摘下折成三角帽戴在头上,说是比草帽抗晒。我也跟着哥姐学,戴荷叶帽防晒。

  对我们而言,最可怕的不是日头晒,而是蚂蝗咬。这家伙防不胜防,它像小蚯蚓,游在稻田里,遇到腥味就吸附。被它咬上一口,那种钻心的疼痒,让人恨不得把它叮上的地方挖掉。当然,挖肉是不可能的,最终只有把毒液挤出来,然后用药物涂抹才会慢慢好些。一季双抢下来,我和哥姐的腿上全是蚂蝗叮附的伤口,到如今伤痕依然。

  抢收完早稻,接着便准备栽二季稻了。我家没有耕牛犁田,只得一家老小光着脚把一株株稻茬踩进田泥里,我们叫它“踩谷桩”,一踩就得好几天。虽是苦累,但我们兄妹四人从无怨言,大家都明白不劳动,就没有未来。

  双抢后,再脱稻轧米,一部分交给国家,剩下的一部分留作口粮,一部分卖钱作开销。大哥和我读到大学的费用全靠卖粮食,二哥和姐辍学回家务农,后来也是用卖粮的钱去拜师学艺,如今他们都有自己的公司。

  回想那段经历,虽有些辛酸,但更多的是一种充实与快乐。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